小修行 200 方行云

2019-10-17 18:29:30 来源: 益阳信息港

小修行 200 方行云

潘五循声望去,见是路小云,跳下马牵着走过去。

路小云笑嘻嘻说话:“到底是来了。”

潘五说你好。

路小云说不用这么严肃。跟着又说:“相逢是缘,我请你喝酒。”

潘五拍了下怀中酒坛:“刚吃饱。”

“我说喝酒,又没让你吃饭。”想了下说道:“等我一下。”说完就跑,丢下她的同伴和潘五。

潘五有点不好意思,冲那女子点头问好:“我是潘五。”

“你也好。”那女子却不说姓名。

潘五不多嘴,安静站着等路小云回来。

大略一刻钟后,路小云拎着大包小包回来,冲她的同伴说:“弄俩匹马去。”

同伴说:“我去哪弄?”

路小云说:“借用一下会死啊?赶紧的。”

同伴有点无语:“借不到。”

路小云说:“别逼我揍你啊,赶紧的。”

那女子叹息一声:“等着。”走向前路。

路小云跟潘五说:“你这马够好的,是战兽么?战兽不长角。”

盘五说不知道叫什么,又说叫什么不重要,反正是我的马。

路小云说也对,又问:“刚才那女的好看吧?”

潘五想了下:“忘了。”

路小云鄙视道:“你一点都不像男人,男人可能忘记漂亮女孩么?”

潘五不接话了。

大略十多分钟以后,方才那女子骑一匹红色战兽,牵一匹红色战兽跑过来。

路小云把手里东西分给那女子一些,自己跳上另一匹马:“出发。”

一马当先,朝城外跑去。

潘五只好跟随,再有另一匹马,三人三马很快出城,继续往南,来到一座凉亭前停下。

路小云边拴马边说:“知道这是哪里么?”

潘五摇头。

路小云说:“这是大秦国有名的山水亭。”

潘五左右看:“山在哪?水在哪?”

路小云气道:“你真是不学无术,谁告诉你山水亭附近有山有水的?”

潘五哦了一声,把酒坛放到亭子里。

路小云说:“不拴马啊?”

潘五随口回话:“它不会走的。”

“你牛啊。”路小云仔细看小小白,那家伙还真是安静站在亭子外面。估计是被她看久了,慢慢转过身体,用屁股对着她。

路小云坐到潘五对面:“你养兽类真有一手,教教我呗。”

潘五说:“用心感动它。”

“放屁。”路小云拿过酒坛,也是从她的袋子里面拿出三个碗,开泥封,倒酒,酒香瞬间飘满山水亭。

路小云说:“这个亭子是天底下有名的送别亭,有人离开大都,就会有人在这里摆席,你看道边,残酒剩菜大多扔在这里,天长日久倒是养活了许多野狗。”

潘五左右看:“没看到狗。”

“它们可聪明了,有人的时候不出现,等你走了,扔下酒菜,它们就出现了。”路小云说:“这里是送别亭,取的是山水有相逢的寓意,是说分别不要紧,也不要悲伤,咱们总会再次聚首。”

潘五想了一下:“从这里怎么去城东,从外面能绕过去不?”

听到这句话,路小云气不打一处来:“你是猪么?多么好的喝酒气氛,多么好的亭子,正是应该好好喝酒的时候,你却琢磨着怎么回城东?我揍你一顿好啊?”

潘五的表情很认真:“我怕你一会儿喝多了瞎指路。”

“弄死你得了!我喝多了你不想着把我送回家,反而担心着不到路?”路小云气哼哼说道:“来,喝,看谁喝死谁。”

潘五说:“喝不死的,这一坛都喝也不会死。”

“没事,喝不死再买,你姐姐我就是有钱。”

潘五苦笑一声:“还没喝就多了。”

路小云不管那些,抓着潘五喝酒。于是就喝吧,一坛酒三个人分,经过大胖子将军的连续三天的锻炼,潘五的酒量很是可观,痛快喝下,痛快喝光,还一点事情没有。

路小云喝到兴处,要学文人赋诗,说山水亭充满文意雅趣,在这里吃酒当然要歌以咏志。

潘五说你折腾吧,我没读过书。

路小云哼上一声:“第三学院是什么地方?”

她的女伴一直不怎么说话,这会儿实在没忍住,小声问路小云:“这是你喜欢的人?”

路小云一拍桌子:“做梦。”

潘五吓一跳,看向对面俩女子。

路小云的同行女子叫方行云,是个大姓,背后也是个大家族。

可潘五被姓方的吓过,上次在大都,有个姓方的家伙来找他麻烦,幸好自己足够坚强,才能够跨境界搞定那家伙。

此外还有老方家一堆狠人,方之气,方之奇,方之弃……

更有个强大的方子军神。

对上这么多强悍名字,潘五对上姓方的人,总要是多看一眼,还要保持距离。

这顿酒,潘五就没跟方行云说过话,正好方行云也不太愿意搭理他,俩人倒是相安无事。

路小云不管那些,她是想乐个痛快

,尽管知道那两个人不说话,没关系,我说还不行么?

在她的热情折腾下,这顿酒宴还算不错,尤其是现在,路大小姐来了兴致,定要赋诗一首。

潘五和方行云都不说话,等着她赋诗。

路小云想了好一会儿:“山在远处不见远,水流心头不见泪……后面帮我想。”

潘五苦笑一下:“你继续,我觉得你能行。”

方行云瞪他一眼:“亭下离别共一醉,哪有太平欢歌人。”

潘五赶忙鼓掌:“好,好好,好好好!”

路小云琢磨琢磨:“不押韵啊。”

潘五硬扯道:“压了,我觉得很好,真的很好。”

路小云又琢磨琢磨:“好吧,这首就算了,再来一首。”

潘五马上感觉头大许多:“咱是武人,武人知道不?就是查数都只能查到五的人,一句诗有七个字,我明显不擅长,那什么,告辞。”

也不问路了,出来骑上小小白就走。

路小云更不高兴了:“你不够意思,你没义气。”

潘五已经听不到了,他就是个傻子也知道方行云家世不普通。路小云的家世同样不凡,当初齐齐特意来解释过一通,说着她的无奈。

这样两位千金大小姐,从来就不是自己能看到、接触的到的,所以呢,人贵自知,你们的世界太过美丽,我看不过来啊。

他快速回去营地,说是落荒而逃也差不多。却是没想到,刚离开两个千金大小姐,营地那里等着个万金大小姐。

皓月公主来了。

皓月公主的全名是秦皓儿,是秦烨的姐姐。当初跟潘五见面时闹出点不愉快,后来勉强算是有了一点快乐的相处。有一位奇葩画手给他们画了一幅画,画中有他们两人。

那幅画被皓月公主带走,不过从那以后,俩人再无接触,不知道这次为什么过来?

潘五刚下马,刀疤就过来说:“公主殿下来了,在你的帐篷里。”

潘五惊了一下,赶忙左右看,果然,又看到那两位熟悉的护卫姐姐,冲她俩笑笑,大步走进自己帐篷。

皓月公主在看圣武铠甲。

潘五的东西大多放在马车里,这是昨天穿戴后放在营帐里。

这套铠甲是皓月公主老爹的,也就是秦关中的。

她看的出神,忽然听到门帘挑动的声音,转头看:“保养的不错。”

潘五没接话,抱拳道:“见过公主殿下。”

皓月公主嗯了一声:“知道我为什么来么?”

潘五说不知道。

皓月公主说:“我昨天就应该过来。”

潘五不接话,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

皓月公主继续说:“你这次被强召过来,不是我父皇的意愿。”

潘五说知道。

皓月公主又说:“也不是我,更不是我弟弟的意愿。”

潘五再说知道。

皓月公主想了下:“你还知道什么?”

潘五却是不说话了。

皓月公主笑了下:“有人想让你去炼狱关,我们在试着争取,如果有可能的话让去背面,去大经关和无让城。”

潘五问:“北面还没打完?”

皓月公主苦笑一下:“哪有这么容易?”想了下说:“有件事……其实不应该告诉你。”

潘五马上说:“那就不说。”

皓月公主笑笑:“我不是只有一个弟弟。”

潘五心底哀叹一声:多么无聊的故事情节啊,在很多故事书里见过,俩皇子争抢继承人的位置,打出一脑袋血,弄不好还两败俱伤啥的,唉,真无聊。

尽管是这样想,却是不敢说,还要努力假装没听见,问话道:“我是五品将军,假如去到炼狱关,会安排个什么职位?手底下有多少兵?“

皓月公主想了下:“这个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去炼狱关……这么说吧,不是给你安排什么职位,是有一些地方需要你去。”

潘五说我听不懂。

皓月公主说:“我没法跟你解释更多,因为事情还存在变化,但是你要记住一句话,不是对你笑的人就是好人,不是给你提供方便的肯帮助你的就是好人,真要去了边关,一定要多个心眼多双眼睛。”

潘五怔了一下,于司长才说过的话,大公主又跟自己说一遍?潘五怔了一下,于司长才说过的话,大公主又跟自己说一遍?

曲靖治疗牛皮癣费用
周口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赣州治疗睾丸炎医院
曲靖治疗牛皮癣医院
周口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