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通信理论泰斗周炯槃记了28年的悟字

2018-10-29 12:40:53

通信理论泰斗周炯槃:记了28年的“悟”字

昨日,追悼会结束后,周炯槃的长子抱着父亲的遗像离开。  如果一个老人寿登耄耋,仍然没有退休,那意味着什么?  《信源编码》课,三尺讲桌前,艰深的理论,但老者举重若轻,一手插在裤兜里,语气柔和,格外洒脱。  他是周炯槃,北京邮电大学教授、中国信息论研究的奠基人。  12月6日,他“退休”了,永远离开了讲桌。  昨天,八宝山殡仪馆,千余名社会各界人士送他远行。  一位学生说,是一面,也是一课,只是这堂课,老师什么都没说。  那一排排花束中,有国家主席胡锦涛和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请学校代送的花圈。  姓名:周炯槃  性别:男  籍贯:浙江省上虞县  去世原因:病逝  去世时间:2011年12月6日8时20分  终年:91岁  生前曾任: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邮电大学教授  生前住址:北京邮电大学眷6楼  【学术】 记了28年的“悟”字  2011年7月,杨义先手捧着刚刚出版的合作专着拜访周炯槃先生,杨义先是北京邮电大学博士生导师,这本书,是他辛勤钻研20余年才写成的,这次拜访,他信心满满。  周老先生翻阅新着20多分钟,只是认真看着,随后,90岁高龄的他一口气提出连串的尖锐学术问题。  老者的睿智,让身为弟子的杨义先再次领教:何为五体投地!  但这,却是与恩师的一次学术研讨。  杨义先始终记得恩师28年前的那个字:“悟”。  28年前,杨义先凭北邮无先例的研究生数学入学考试“满分”,当年骄傲地自视聪明。入师门后,被周先生教导:学习容易,满分不难,关键在“悟”,要懂得“举一反三”,否则永远都只能是“学生”。一句话点醒梦中人,从此,杨义先一直用心感悟。  学生郭军回忆,无论在什么场合,先生的话都不多,别人讲话时,老人总是很认真地去听。自己说话时,也只是和风细雨的寥寥几句。但就是那几句,却总能切中要害,令人折服。  学生叶敏华也能感受到先生话语的凌厉,直到80多岁时,参加研究生的论文答辩,还会认真阅读每一份论文;叶敏华不能忘记自己那被先生反复修改过的博士论文。论文开题报告,先生评审,当面质询,不讲清楚,不容过关。写到一稿,送给先生看审时,他还是不满意,说虽有些成果,但是堆砌凌乱,叶敏华只能一改再改。  这来源于周炯槃对于学术前沿资讯的敏锐体会,“老师家的电脑总是开着的,”学生顾昕钰说,先生每天都阅读大量资料,结合很多外文学术杂志。有时先生说起科研领域比较前沿的东西,很多学生还不甚了解,“让我们都很吃惊。”  【人生】 200多万积蓄捐给教育  1954年,30岁出头的周炯槃教授,参加了我国个邮电高等学府——北京邮电学院的筹建,他和叶培大教授、杨恩泽教授一起设计和组建无线电通信与广播专业;1955年正式开创了新中国的邮电高等教育事业;1958年初,在我国率先研制成功黑白电视广播的发射和接收系统,建成了我国座教学电视台;创办我国个《信息工程》本科专业,在周炯槃身上,有着太多个“”。  这样一位中国信息论研究的奠基人、通信络理论的开拓者,视金钱名利如同无物。  顾昕钰记得,老师毛衣里常穿着一件白衬衣,衬衣的领子大而尖,“应该是很多年以前的款式了。”去过先生家的人都知道,那间北向的书房兼客厅,仅十几平米,一排书架是多年前木板拼接的,一个书桌,两张再简单不过的沙发。  周炯槃的大女儿周巽记得,小时候,每当同学们问起,“你爸爸工资多少?”她都无从作答。父亲从来不谈钱,更不会谈挣多少。  直到父亲病重,子女们才终于知道了家底。  病重期间,周炯槃留下遗嘱:把自己全部的存款捐献,作为学校的教育基金。大约有200多万。  此前,周老曾获得教育部教材特等奖,他把这奖金全部捐献给学校,设立“信息工程特别奖学金”,以鼓励学生。周老的学生、北京邮电大学教授钟义信记得,北邮曾建议把奖学金命名为“周炯槃教育奖学金”。老人却不同意。他说,把奖学金用来培养学生是我的心愿,但绝不应当冠以个人的名字。  在学生友人眼中,周炯槃的人生字典里没有“争”字。学生林家儒记得,先生的院士头衔,是在弟子们反复劝导下才申请的,连院士的申请材料都是弟子们帮忙填写的,填好后交给先生签字,先生怎么也不肯,弟子们苦口婆心劝说了好多天,终于,先生才勉强签上。  直到1995年7月,在弟子们的“怂恿”下,他才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这种不争,在学生们眼里,变成了“孰能与之争”。  【情感】 “给我巧克力吃的爷爷去了”  每次弟子们登门拜访,师母总是端上一盘水果,笑盈盈地走来。  但先生家的水果,和学生带来的水果,地位似乎是不对等的。  周老一向豁达谦和,从不发脾气,那怕遇到再不顺心的事。但学生叶敏华却遭遇了例外,2000年春节,他从老家带了点特产,送到先生家。那料先生见了非常生气,说“你以后不要这个样子”。就连他生病,探望的学生们带些水果,先生都会不高兴。  先生从来不喜欢麻烦别人,生病时,去学校医院买药很困难,顾昕钰说,学校里那么多他的学生,打一个就行,可老人就是坚持自己去。  很多弟子回忆起先生和老伴儿,都感慨“非常恩爱”,子女们从未见父母争吵过。师母很早之前就辞去了工作,在家里做起了全职太太,孩子们成家之后,更是全心照顾周先生。一位弟子说 ,先生年岁大了,有时去学校参加学术会议,师母都会陪在旁边。  “今年6月,妈妈去世了,这对爸爸打击很大。”周巽说,母亲去世前曾在医院抢救,爸爸一直守在病房外,坐立不安。子女们担心他身体承受不了就送他回家,就在妈妈去世的那天,周巽和弟弟妹妹们回到家里。刚打开家门,就见坐在沙发上的父亲一下子站了起来,期许地望着孩子们。“爸爸,妈妈走了”,爸爸一下子就瘫坐在沙发上,掩面啜泣,“你妈走了我可怎么办?”哭了一会儿,他抬起头来,对孩子们说,“不要紧,我会慢慢调整过来。”  周巽明显感到母亲去世后父亲的失落,他比以前更少言寡语了,也不爱出来接待客人了,只打个招呼就回屋了。  从前,北邮的校园里,周先生只要出去散步,就肯定是和老伴在一起。先生的爱人辞世后,校园里,很多学生只能见先生一个人,身影有些落寞。  学生们说,先生和师母十分喜欢孩子,茶几玻璃下永远都夹着弟子们下一代的照片,桌子上总是摆着招待孩子们的巧克力、开心果。  周老去世那天早晨,学生李文宇告诉儿子,周爷爷去世了。儿子问,“是那个给我吃巧克力的爷爷吗?”确认后,4岁的孩子沉默半晌……  ■ 语录  “我一直认为‘顺其自然’。在我的人生历程中,好像没有什么转折点,都是这样顺理成章地走下来了。我觉得我从来没有成功过,也没有失败过,因为我认为成功应该是一件很大的事情,比如获得诺贝尔奖了什么的;失败好像也谈不上,只能说有一些失误,我想这也没什么,关键是要把每一天的事情做好。”——周炯槃  ■ 寄语  先生,这个词只有用在恩师身上时,才真正体会到“先生”的真实含义。那是景仰、尊敬、爱戴!先生走了,但其实先生不会走,他已成为一种精神、一种动力、一种生活态度,活在我们心里。  ——北京邮电大学信通院教师望育梅  英灵存千古,后进挥黄钺。我们为有周先生这样的恩师而倍感自豪!先生的美德将在我们身上延续,先生的贡献将由我们发扬光大,先生的精神将永远鼓舞我们勇往直前!  ——学生林家儒  本报 范春旭 本版摄影/本报 孙纯霞

混凝土搅拌站
佳兆业未来城
中心供氧系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