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浮生乱了流年

2019-07-12 22:24:20 来源: 益阳信息港

编辑荐:可以在墨香茶醇中感受微风轻拂幽兰,亦能于闲庭信步里独酌烟霞携手夕阳,或许,浊身残心的升华,只是我将自律修为到了一种本心从不曾触及的简静。

一抹惊鸿或许可以潋滟岁月四季的简约。可流年很旧,以至,我已经太久都不曾感受思绪宁静后的那一缕缕凡尘落素。

常常,我那感性的情怀亦似有过万千次设想:看能否,于此生时光,哪怕用一次死心塌地的执着,亦好让自己能够心无旁骛地沉淀干净被这俗世欲加的喧嚣,静了杂念,揣一怀初心的纯粹,择一处溪流涧畔,一个人,一本书,一盏茶,与共着岁月的冷暖感知,守着光阴在眼眸慢慢故事,再,无奈地看着每一幕感动的、温暖的、铭心的、裂肺的剧景被时间的堆积而斑驳成生命记忆中回味的碎片……如此这般地,不倦不厌不烦不舍。

曾经,我亦怀疑过生命里禅灵的那一弦经音,能否,不负我此生虔诚无悔的笃定?!毕竟于尘世,亦曾有我透支了浓浓期许的牵念!曾经,我亦是将一笺笺烟雨浪漫泼墨给日子每天,只是希望,让年轮的苍老可以在每天晨曦的日出炽热中渐次厚重!还有,我曾经年幼也天真的、激情的,抑或,成年后逐渐习惯了沉思的灵魂,亦可否,于这一场的属于我们自己的生命里将不是一场虚妄?!

其实,经年过往的周而复始,生命,又何尝不是在一场浮世的虚妄里维艰着步履!只不过,痴迷文字的我,偶尔,可以于一刻闲暇间挥毫拈句,自享其乐。当然,绝非卖弄!我只为给己心搭砌一座休憩疲惫的驿站。还有,我那浸透骨髓对宙宇的敬畏,是真怕了弹指的韶华,终不堪浮生被流年无休止蹉跎。

或许,生命亦可以是简单的。如若生命随了简单,那么岁月就定是博爱慈悲。因此,我亦将在不惑的时节,怀置一份妥帖,将昨日那些的年华叠就成心海平仄韵致的诗章,而每一句奔涌在脉搏的抑扬顿挫,或许,都是生命灵魂与流年深情的对白。浮生若梦,而梦里美的风景,亦将是伏笔于段落且四季都能为你我盛开温婉而滋润情怀的隽永。一隅时光,我将是不离不弃地相守着每一个暮走晨至的静好,嗅着花草谛听虫鸣,唯愿:思绪的期望没有暮色,一直的牵念不曾苍老!

依稀,记得幼年的我曾用稚嫩的笔触描临过云朵的自在,小学作文,我也写秋天的太阳比春天明媚。如此种种,只因为那时侯太小并不懂这世间究竟何为尘何又为世……长大了成年后,回首孩提,终亦是暗自好笑,那浅淡无畏的无忌童言,即便懵懂,但放在世故的今天,其实比阳光温暖!毕竟儿时的思绪不会参杂薄凉离殇,毕竟童年的指尖,绝难滑落出中年的感伤:所谓尘与世于生命,总是时光太瘦指缝很宽!不知,谁的浮生会乱了谁的流年……

从春到冬,我陶醉过百花争艳亦敬畏那寒冬凛冽。从秋到夏,我感叹着轮回更迭亦惜爱分秒时光。芸芸浮世,亦终是到了中年,我才真正地把己心安放在了红尘道场,竹密无妨水过,山高不碍云飞,真希望自己灵魂能在这浮生的纷杂里来次涅槃而破茧出优雅!在一片我所期许的清澈世界重新将生命诠释,不为孤独,只求初心。偶尔,可以在墨香茶醇中感受微风轻拂幽兰,亦能于闲庭信步里独酌烟霞携手夕阳,或许,浊身残心的升华,只是我将自律修为到了一种本心从不曾触及的简静。

然,这个尘世,终是谁的浮生乱了流年?不得而知。许是,无解。但亦无妨!只因:岁月慈悲!依稀,她亦灌顶了我的愚思。正如心经所说:五蕴是現象,空性是本质。一串菩提,一肠感恩,一腔经诵,一席参悟,亦似一生的开示映衬了逶迤的禅意!阿弥陀佛!

(qq1311716331/乘物游心)

二胎怎么生个男孩
昆明哪家治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癫痫医院排行榜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