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山王朝之女妖成群 百一十四回 梦醒时分

2019-09-26 01:48:27 来源: 益阳信息港

薇山王朝之女妖成群 百一十四回 梦醒时分

华室内,大床之上一片狼籍,春风数度后,男女双方俱已筋疲力尽,已然沉沉睡去,却依然相互紧密交缠着。

忽然,高歌怀中的美女睁开了眼睛,双眸明亮如水。

美女轻轻将高歌结实的手臂从自己身上移开,一个翻身,如灵猫般无声地从大床上跃下。

缀满娇躯的那一身妙处,在这一番动作之下,荡漾不止。

美女伸出玉臂,飘落在远处地毯之上那件蓝色的长裙如被一只无形的手提起,凭空飘起,如大鸟般飞来。

待长裙近身,美女娇躯旋风般一转,一头黑色长发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等美女定下身形,那件蓝色的长裙已然穿在了她的身上,遮住了她一身的惊艳。

美女用玉手将黑发一拢,皓腕轻旋,已然挽成一个松松的发髻,轻轻插上一支缀着珍珠的步摇。

只数息间,美女已然穿戴停当,她缓缓转过身来,看向床上大马金叉,正自酣睡的高歌。

此时的她,一脸的端庄高贵,举止稳重,神情傲娇,双眸雪亮,哪还有半点酒醉时的迷离与娇憨,如冰山般清洌而不可侵犯。

美女缓缓走到床前,忽然举起右掌。

右掌上,喷薄出一片浓郁的白光,转瞬间又凝实成一把几近实质的长剑,其光灼灼。

如果高歌现在是清醒的,定会大吃一惊,这个刚与他经历了销魂夜的神秘美女居然是一位斗尊境界的高手。

斗者可产生斗气,斗士可斗气显形,斗师可斗气外放,而到斗尊境界,才能元力凝物,形成实体般的元器,或甲胄或兵器,破坏力大增。

到了斗尊境界后,修武者一般都不需要普通的兵器了,因为他们自己用斗气凝成的武器更具破坏力,除非是有一定品阶的宝兵或灵兵。

斗尊境界,在簇岳王国这样二流的国家里已经是居于金字塔尖的精英阶层了,像冈特家这样的七品弘武世家,才只有一位斗尊。

大约一万名修武者中,才能产生一位斗尊。

而像这位美女一般,二十多岁便成为斗尊,要么是天资绝高,要么就是出身豪门,从小就能享有各种有助修练的资源。

美女将手中的斗气长剑缓缓指向高歌的胸膛,眼中无一丝表情。

长剑距离高歌心窝一寸时,却停了下来,她的目光虽然依然冷漠,却隐隐出现了一丝犹豫之色。

剑下的高歌,浑然不知已处生死关头,依然呼呼大睡,年轻强健的身子赤果着。

踟躇了片刻,美女银牙一咬,纤手一紧,长剑一抖,便要向高歌胸膛刺去。

就在这时,高歌轻轻一个翻身,嘴里嘟囔了一句:“阿青!”又酣然睡去,脸上泛起一丝笑意。

美女浑身轻轻一颤,长剑再无法送前半寸,想起之前种种情境,她再无法保持如冰山般的冷洌,贝齿轻啮红唇,粉腮飞起轻红,目光闪烁。

片刻,美女一声轻叹,放下了手,她手中所握的元力之剑顷刻间化为一片流光,消失不见了。

镶金饰玉的大门无声地打开,一身蓝裙,面笼纱帘的婀娜身影从华室中施施然走出。

“小姐!”胖、瘦两位老妪上前躬身行礼,状极恭敬。

“两位嬷嬷,我们走。”蓝裙美女的声音里有一种居上位者的从容和淡淡的威仪。

“小姐,这个野蛮人,要不要……处理掉?”瘦老妪轻声问道。

蓝裙美女脚步稍一迟滞,淡淡说道:“让他自生自灭吧,在这嘉华大比中生存到的机会反正也极小。如果在这么受人瞩目的大赛中杀死一名的竞斗士,必会招来严密调查,那就麻烦了。”

“是!”两位老妪毕躬身应喏,无一丝异议。

蓝色的身影袅袅婷婷飘然而去,两位老妪急忙跟上,很快都隐入长廊远处的黑暗之中。

……

这一觉睡得特别的香甜。

当高歌从睡梦中醒来,用手向身边一摸,却摸了个空,虽然有些失落,他却并不意外。

但高歌却迟迟没睁开双眼,因为他知道,一旦睁开了眼睛,昨夜的一切便正式成为过去,面对的又将是出生入死的冷酷现实。

高歌并不是一个软弱的人,可对昨夜的温馨,他是真的有些贪恋了。

那脂凝玉润,摇曳荡漾,莺啼燕啭,令人神魂颠倒的一幕幕旖旎情景如电影镜头一般在高歌眼前回放着。

这是一个多么妙不可言的女人啊!

她如一只熟透了的水蜜桃,饱满芬香,一口下去汁水淋漓,充满了一种成熟女人的丰韵,让人情不自禁地想扑上去狼吞虎咽一番。

“阿青!”高歌闭着眼轻声喃喃着,嘴角扬起一道玩味的弧线。

“你是谁?”在双方即将攀上云端时,高歌在她的耳边厮磨着,轻声问道。

“阿……阿青!”她呵气如兰,喘不成声地在高歌耳边呢喃着说出了这两个字。

这稍一回味,高歌觉得那啥又蠢蠢欲动起来。

唉,还是回到现实中来吧,否则只能是自讨苦吃。

高歌心中一声叹息,睁开了双眼。

对昨晚的春风一度,高歌清醒过来后其实心情非常复杂

薇山王朝之女妖成群  百一十四回 梦醒时分

,既有无尽的回味和留恋,又有深深和愧疚和自责。

一切都得怪自己现在这具被蛮化了的身体,化身为蛮人后,对男女之欲的控制力显然弱了很多,也许,是欲望强了很多吧。

我的心是没有变的,下不为例,高歌只能这样开解自己。

……

华丽的大厅中,已然聚焦了大批的竞斗士,正兴高采烈地大声谈笑着,人人一脸兴奋的狎笑。

而从大厅四周的无数小门中,还不断有脚步飘软的竞斗士走出,加入到聚集的人群中。

只要有新人出现,相熟的竞斗士们立即便会上前拉着问长问短,激起阵阵哄笑和怪叫。

“这回我赚着了,别看那女人已经五十多了,可那一身的小肥肉,依然弹得很哪!”牛通一脸兴奋。

“切,五十多的还好意思拿出来显摆!”狸深嗤之以鼻,“我那个才四十五岁,比你的嫩多了!”

“你得了吧!”猿闪一脸不屑,“你那个我们都看见了,比牛哥还壮,怎么没压死你这孙子?”

“放屁!你的那个老太婆,瘦得跟猴似的,送给我玩我还不要呢!”狸深直跳脚。

“你懂什么!”猿闪用手指摩擦着下巴,一脸回味,“老是老了点,但我就喜欢她这种瘦的女人,这叫苗条,这叫骨感!”

魁首九人中已有八人聚在了一起,你一言我一语,分享着各自的收获。

只有口讷的蝼坷一语不发,一边用手轻摸自己光溜溜的小脑袋,脸上露出迷之微笑,似乎正在回味着什么。

忽然,牛通似乎想起了什么,急忙说道:“对了,哥几个,等一下虎歌兄弟出来了,大伙就别再炫耀昨晚的事了,免得打击了他。”

“对啊,虎歌兄弟太可怜了,居然会被那么老一老太婆挑中,看她那样子,没有八十也得有七十了吧?”蛙十八一边摇头一边直啧嘴。

“虎兄弟会不会因此做下什么病,从此那个就不行了啊?”龟坚担忧地说道。

“瞧,他出来了。”眼尖的隼青忽然指指大厅的另一头。

果然,高歌已然从一扇小门中走出,正站着环视大厅,寻找着同伴。

“虎兄弟,我们在这里!”猿闪跳着招呼道。

高歌也同时发现了同伴的所在,忙从人群中挤了过来。

“兄弟,你……还好吧?”牛通一边看着高歌的神色,一边迟疑地问道。

“好的啊!”高歌神色如常。

“别在意,还有机会的,本届嘉华大比还有两个休赛日,下次龙阳会,林兄弟你一定能搭得一个如意的。”豹锋拍拍高歌的肩膀。

“这回这个就很如意。”高歌笑笑。

“什么?!”狸深跳将起来,“原来你有这个嗜好,喜欢这种七八十岁的老太婆?”

“你这只水老鼠……”牛通怒瞪了一眼狸深。

“什么七八十岁,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美女。”高歌一脸笑意。

“吹!”隼青冷冷一哼。

“虎兄弟,你……没事吧?”龟坚担忧地看着高歌。

“可怜的人,果然做下病了!”蛙十八又啧啧叹息,一脸悲悯。

……

龙阳会不过是整个嘉华大比中一个小小的插曲,随着进入淘汰赛的六十四支队伍分组完毕,备战工作马上紧张地开始了。

淘汰赛皆为团战,每战必分胜负,一旦战败便被淘汰,再无翻身机会,所以人人死战,往往死伤惨烈。

轮是六十四进三十二,每队将派五名竞斗士参战,混战厮杀。

魁首竞斗团这一轮的对手,是泰西郡首府安元城中的一个八等弘武世家斯特拉家所豢养的竞斗团,名为强击,上届的第二十八名,实力中等。

上一届嘉华大比中,魁首就是在第二轮淘汰赛中击败了强击才得以挺进十六强,这回冤家路窄,居然首轮便又碰上了。

上一届与强击的对战是一场苦战,魁首虽然取胜,却也损失惨重,埋下了下一场失败的种子,破天荒次未能进入八强,从而迎来空前的危机。

据专门收集竞斗界消息,定期推出售价不菲,名为《竞斗潮》的情报小册子所记载,上届铩羽而归后,强击竞斗团卧薪尝胆,厉兵秣马,收罗了不少厉害角色,一心要在本届的嘉华大比上一雪前耻,不可小视。

魁首是会再次碾碎强击,让它成为自己迈向更高目标的垫脚石,还是会在强击面前折戟沉沙,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明日便见分晓。

镇江癫痫病医院费用
镇江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镇江好的癫痫病医院
镇江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镇江治疗癫痫病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