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天恨海叹沉沦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7:25:08 来源: 益阳信息港

也许你只是这个世界上的一个普通人,但对于相爱的人来说,你就是Ta们的全世界!  ——林儿    (一)    “海明,你再少喝点米汤好吗?米汤含有大量的烟酸、维生素B1、B2、磷、铁和无机盐,还有碳水化合物和脂肪等营养素,比较容易消化。”她耐心地向他解释着。语言是那样的恳切,眼中流露着几许无奈。  “你还有完没完了?烦不烦呀?要喝我自己会喝!”他不耐烦地冲着她发起火来,眼神中充满忿恨及不满。  她不敢再多说话,忍着满肚子委屈走出房间,泪水簌簌而下。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对他有一种莫明其妙的畏惧,也许这种畏惧就是对他爱的衍生物吧。她怕他不开心,怕他生气,怕他发脾气。所以每次和他说话总是小心翼翼的,深怕引起他的不满和烦躁。可她越是怕他,他的脾气就越大。  “他是被你惯坏了,你越是宠他,他就越不知好歹!”朋友忿忿地对她说。  她能说什么呢?也许上帝就爱捉弄人吧。就凭他沉沦欲海,和对她一次次伤害,她早就可以不再理睬他了。恨自然是恨他的,然而出自本性的善良,除了让着他,还能有什么更好办法?是的,她不能和一个病入膏肓的人再计较什么了。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生病的人脾气不好也是难免的。”她苦笑着对朋友说。  “可他没生病时做了什么?难道你忘了?”朋友提醒她。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还提它干什么?”她平静地说出心里话。  “你真是他的好女人,你就好好侍候他吧!”朋友扔下一句气话走了。  她知道他是病人,不想和他计较什么,可他那冷冰冰的话语确实让她心里难受。难怪她不禁要发出“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的慨叹。  “我还能怪他什么,跟他计较什么,他已是一只脚踏进坟墓的人了。”她想着想着,擦去满脸的泪水,还是从心底原谅他的出言不逊和那种不该有的态度。    (二)    他们结婚三十多年了。三十年多来,他从没对她发过脾气。虽然不再像恋爱时那样如胶似漆,情话绵绵,可和别的小姐妹比起来,她已感到很满足了。婚后的日子没有什么大喜大悲,只是平平淡淡,为了生活,为了养儿育女,他们奔波在工作中,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除了两鬓斑白,还养了一个宝贝儿子,他们还有什么?  他们也和大多数家庭一样,数十年如一日维持着平淡的夫妻关系。虽然前几年他们有过一些磕磕碰碰,但是有惊无险。她常常想,居家过日子,谁家没个小吵小闹?吵过说过就算了,何必记在心上和自己过不去。俗话说,天上下雨地上流,夫妻吵架不记仇。更何况他们不仅是夫妻,还有同学四年的纯真友情。她清楚的记得在大学同学的四年里,他是怎样关心和爱护她的。  认识他的人,都说他脾气不好。可他是一个直率人,平时不苟言笑,单位的职工对他都有几分敬畏。只要他脸一板,个个都噤若寒蝉。可是对她,总是轻言慢语,和蔼可亲。自从这次生病后,他变了,脾气越来越暴躁,简直是不可理喻。  其实他是爱她的,喜欢她也尊重她。他尊重她不是表面上的敷衍,而是发自内心的真情。他喜欢听她的声音,欣赏她的容貌和才华。有她在身边,他有一种安全舒适感。他常想,不只是女人需要安全感和一个温馨的家,男人也同样需要一份安全感和一个充满温馨的小家。  家,在他们共同努力下进入了小康。一幢三上三下的别墅富丽堂皇,现代化家用电器一应齐全,物质生活富裕了。他看到妻子楼上楼下里里外外的忙着打扫卫生,从心底疼惜她。他曾对她说过:“安,你太辛苦了,我们还是找个保姆吧,这样你下班回来也能好好休息休息。”  “不!自己打扫也是一种乐趣,这样既锻炼身体,也节省开支。”她笑着说。  有一天,上幼儿园的儿子在客厅里吃西瓜,一不小心,将一块西瓜掉在紫红色地毯上。他虽然平时从不管这些小事,可他想起她趴在地上擦地毯的情景,不禁对儿子大发脾气:“从现在开始,不允许在客厅里吃东西。”  儿子看他一眼不服气地说:“那去哪儿吃?”  “去饭厅!包括我在内都去饭厅吃东西!”  儿子虽然心中不服,却找不到更合适的理由来回敬爸爸。他突然想起何不用妈妈来做挡箭牌,爸爸平时尊重妈妈了,于是儿子说:“那妈妈呢?”  他毫不犹豫地说:“妈妈例外!”  儿子无奈地说:“爸爸不讲理!”  “谁说我不讲理,你别看爸爸平常不大说话,其实爸爸是心肠的人。”  儿子又不服气地说:“爸爸是心肠的人,那妈妈呢?”  “妈妈是天下大好人,爸爸是天下第二大好人。”    (三)    他就是这样尊重她,不管是人前还是在背后,他从没说过她一句不是。在众人眼里,他们是一对举案齐眉的好夫妻,彼此相互信赖、宽容,很少发生争执。特别是在儿子面前,他们相敬如宾,彼此关怀,这种琴瑟相和的温馨给这个家带来无尽的快乐。  这种快乐一直维持了三十年,直到前几年他遇上另外一个女人。他们这个一向平静得像湖面似的家发生了道道涟漪。直到后来,她亲眼看到他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也没发生过激烈的争吵。  再后来他病了,她放下所有恩怨来照顾他。可他却失去了往日的风度,他变了,他像暴君一样无端地怒骂着。可她还是默默地忍让着。  …………  两年前,他一直感到自己的胃部不舒服,有上腹部饱胀感,有时胃部还隐隐作痛。隆冬季节,疼痛越来越严重,看他痛得头上汗珠直滚,于是她劝他说:“海明,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吧!”  “放心吧,安。十人九胃,买点药吃吃就行,用不着兴师动众的。”  “你那酒也该少点了,喝起酒来就不要命了,酒是伤胃的。”  “商场如战场,靠的酒肉兵。人在商场,那能不喝酒呢?我注意点就是了。”他安慰着她,并没有把自己的胃痛当一回事,只去医院随便买点止痛药。服了止痛药后疼痛暂时缓解了,他也就不介意了。  可他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吃止痛药也不止痛了,每次吃一点东西就感到不舒服想吐。  “海明,今天你必须跟我去医院检查!”她对他下了命令。  “安,明天吧,今天有个重要会议,我要去主持会议的。”他感激地对她说。  “不!会议让刘副总开吧。海明,身体是本钱,没有好身体,你就是能力再强,也难以支撑啊!”她流泪了。  他轻轻地把她搂到怀里;“好,好,我们去医院。”  来到医院,做了全面检查,医生确诊他已是胃癌晚期,必须立即住院,进行手术治疗。  她哭了。他安慰她说:“别着急,安。我估计不会太严重,如果癌细胞已经扩散了,医生打开腹腔,发现已无法手术,我很快就会被推出手术室。如果迟迟不出来,那就说明我还有生存的希望,手术就是成功的。”他紧紧搂着她颤抖的身体,两颗心都在默默地流血……  她无言以对。此时她心中的焦虑是无法用语言能表达的。她含着满眼泪花,默默地看着他被推上通往手术室长长的走廊。她感到这条走廊长无尽头,像一条通往不祥之地的幽径,前面就是生与死的歧路。也许他能从这条幽径的长廊中返回,也许他将走上歧路,一去不返!  在漫长的等待中,她默默地注视着手术室的大门和门头上的红灯。她希望那大门能给她带来奇迹。每当手术室的大门有一点动静,她都会像触电似的从走廊靠墙的休息椅上跳起来。她怕大门很快打开,从里面推出来的是他。  就这样,她挨过了一分一秒,挨过了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她心急如焚,却希望他能在手术室里的时间长一些,再长一些,时间越长,就象征着他生还的希望越大。而这种等待真是度秒如年。她如坐针尖似的熬过了4个多小时。当医生从手术室大门出来时,她的心简直快要跳出胸膛,她颤抖地望着医生,把一切希望都系在医生的一句话上。  “王医师……”她尚未开口,已泪流成河。  “安工,手术做得非常顺利,只是癌细胞已经蔓延,但是能做到的,我已经尽力了。”王医师握着她的手,是在安慰她,也是在鼓励她。  “谢谢王医师,我……我想知道……”她说不下去。  “你要坚强,别在总裁面前流泪。实话告诉你安工,他多还能拖上三两年吧。”  “天哪!三两年是多少天?老天爷太不公平了。”她突然感到一阵昏眩,差点倒在王医师的怀里。王医师伸出纤纤玉手手抱着她说:“三两年只是我的估计,如果他心情好,有毅力,也许会出现奇迹的。”  “是呀,我得坚强起来,和他一起渡过这道难关,我要让他出现奇迹,和他一起战胜病魔。”她咬紧牙关站起来,谢了谢王医师,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准备迎接他返回生存的希望。    (四)    通过手术治疗,他虽然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可那情形仍让人揪心。正如医生所说,他治疗得太迟了,癌细胞已经扩散,正在不断的吞噬着他的肌体。他的体重直线下降,由原来九十公斤下降到八十公斤、七十公斤,下降到四十公斤!和以前相比完全判若两人,只剩下深陷的双颊和一身松弛的皮肤包裹着一把骨头。  他和她的关系,也因这场病蒙上了一层灰暗的阴影。她强压着心中的悲伤,劝他好好养病,只要自己有信心,病就一定会好。可事实却告诉他,他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他忍受不了这残酷的事实,也忍受不了病情的折磨和痛苦。他的心就像一个塞了雷管的炸药包,整个人随时都有被炸毁的可能。他受不了病痛的煎熬,他无法抑制内心的狂暴和求生的欲望。  他变了,他像暴君一样对她发泄心中的不满。有时候,他也感到愧疚,可他无法找到第二个发泄对象。他感到烦躁,他对自己的疾病无能为力。肉体的痛苦,身心的交瘁,让他欲哭无泪。他挣扎,他失望,他恨天恨地恨自己,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恶劣情绪。她说每一句话都让他心烦,都不称他的心意,他只有责骂她,才感觉到轻松一些。  他的声声责骂,她听在耳里,痛在心上。她一次次试着去了解他的心境,想让他快乐一些,不管他怎样责怪她,她都忍着。可他并没有因为她的忍让而改变态度,反而变本加厉的责骂她。  “海明,我知道你心中烦,可你也要为我想想,为我们这个家想想,别动不动就发火,有话心平气和地说好不好?”她含着满眼泪花哀求他。  看到她委屈的泪花,他的心软了。  “安,对不起。我也不想发脾气,也想开开心心,高高兴兴的,可是我高兴不起来。”他茫然地说。  “海明,不要老是想你的病情,往好处想想,想想以前开心的事。”  “还有什么开心事可想,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你还记得我们同学时的事吗?那时候你天天帮我去打饭;因为我家穷,你把自己的饭菜省下来给我吃……”  “安,对不起。”他伸出枯树枝一般的双手,擦着她脸上的泪水。  “你还说过,小时候你和弟弟两个人去偷瓜,偷了好多香瓜。你们躲在小树林里拼命的吃,可是吃不下,也不敢带回家,怕父亲知道你们去偷瓜挨打。父亲还是知道你们去偷瓜了,是因为你们吃得太多,吃坏了肚子。”  “是呀,那时候我很顽皮,爱作恶剧,常惹父亲生气。可是那次父亲没打我们,他看我们吃坏了肚子,一遍遍地拉稀他也心疼啊。”  “你还记得大学快毕业那年,学校举办篮球大赛,你带领我们系的篮球队员荣获了名。我们在球场外拍红了双手。”  他的脸上放出光彩,仿佛又回到当年的情景,当年真是生龙活虎,豪气盖世啊。  “海明,你再想想我们的洋媳妇和儿子……”  提到洋媳妇和儿子,他的嘴角绽开了一些笑意。儿子是他一生的骄傲。他的脑海里浮现出儿子小时候的情景。小时候儿子就站在妈妈一边,对他这个工作狂爸爸有点陌生。他还清楚的记得,有一次深夜他从外面开会回来,儿子已经在他们床上睡着了。当他想把儿子抱回他自己小床上睡时,儿子却睁开眼睛对他说:“我不睡自己的小床,我要跟妈妈睡。”  “那有这么大的小男生还要跟妈妈睡觉的?听话,睡自己床上去。”  “我就不去,爸爸比我还大,为什么要跟妈妈睡?”儿子抗议道。  时间过得真快呀,一晃儿子长大成人了。去国外读书,毕业后也没回国,还给他娶回一个洋媳妇。  去年儿子带着洋媳妇回来看望他们,他一高兴,请了自己的一些老朋友来家做客。老朋友见面,免不了要说一些笑话。  “我说海明兄弟,你可玩大发了,扒起洋灰来了。”老陈兄一贯爱开玩笑,大家一起大笑起来,把个洋媳妇笑得莫名其妙。她跑到他身边,晃着他的肩膀用半生不熟的中国话说:“爸爸,什么叫‘扒洋灰’嘛?”  他一下子满脸通红,尴尬地看着儿媳不知说什么好。  “说嘛爸爸,什么叫‘扒洋灰’嘛?”  “就是‘友好……友好’的意思。”  儿媳满意的进屋去玩了。他对老朋友们说:“不能再开这样的玩笑了,儿媳是外国人不懂这些,别闹出笑话来。”老朋友们会意的笑起来。  没想到吃饭时,儿媳突然举起酒杯对他说:“爸爸,我们来扒洋灰吧。”  弄得一桌子人想笑又不好笑,不笑又忍不住,大家还是哈哈大笑起来。大家这一笑,可把洋媳妇笑蒙了,以为大家都想友好,出于礼貌她连忙又举起酒杯对他们说:“叔叔伯伯们,我们一起来扒洋灰好不好。”   共 16862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精囊炎的发病因素
黑龙江治男科医院哪好
云南专治癫痫病研究院哪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