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杂粮的金贵变身

2019-10-13 04:59:05 来源: 益阳信息港

  小杂粮的金贵变身

  小杂粮能有多大商机?可能有些商家对小杂粮不屑一顾,但亚洲的农业综合集团益海嘉里却不这么认为,他们希望由一颗颗小米、黑豆等杂粮创造出更多的可能性。

  文|《小康·财智》 张润东

  “随着物产的日渐丰富,小杂粮已转变为稀罕、金贵的食品。小杂粮出现了历史上的价格倒置,价格远远高出普通粮食。”中国营养学会理事长葛可佑在接受《小康·财智》采访时说。中国营养学会还为中国人制订了一份膳食指南:建议成人每天吃50~100克的杂粮。

  而在粮食短缺的年代,小杂粮却没有如此的“高待遇”。老一辈人在忆苦思甜、教育年轻一代时,经常会提起过去他们上顿不接下顿、只有粗粮充饥的岁月。一些年轻人不但不理解,还会很羡慕:“窝窝头,好东西呀,在超市里卖得比面包还贵。”

  杂粮受宠

  益海嘉里集团副董事长穆彦魁现在有一个饮食习惯——每天喝一碗粥,这碗粥里有小米、红小豆、绿豆、黑米、薏米等杂粮。他是从2008年开始有这个饮食习惯的。

  “小杂粮是个好东西,对身体有好处,要多吃。”这是穆彦魁经常对朋友说的话。穆彦魁已经从中受益,过去他的胃有时不舒服,自从天天喝一碗用小杂粮做的粥以后,他感觉肠胃比过去顺畅多了。

  “小杂粮确实有益健康,杂粮的营养成分全且蛋白质含量高,比例合理,是营养食品,在预防慢性病方面有独特作用,对高血压、心脑血管病、动脉硬化等病有很好的食疗和保健作用。”中国营养学会理事长葛可佑也向《小康·财智》证实,“同时,杂粮也是一种无公害的天然绿色食品,大多数杂粮种植在边远山区、高寒地区,土质和空气无污染,无农药化肥过量、残留超标之忧。”此外,杂粮是尚未被充分认识和利用、具有特殊利用价值的经济作物。杂粮的这些优势,使其具有深度开发和市场拓展的巨大潜力,国内杂粮消费时尚也正在悄然兴起。

  在北京国贸附近上班的白领刘强,自从被诊断出因饮食过于精细导致身体缺乏膳食纤维后,几乎每顿饭都少不了小杂粮:小米粥、黑米粥等,被同事们称为小杂粮的忠实“粉丝”。

  刘强并非个例。2009年春节期间,走访了北京市家乐福、美廉美、易初莲花等超市,发现来这些超市购买“小杂粮”的购物者甚多。家住颐和园附近的王文明在家乐福超市一次购买了小米、黑豆等数种小杂粮,“我和老伴都有高血压、高血脂,医生建议多吃一些杂粮。”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饮食结构的合理化调整,小杂粮已由几十年前的“糊口粮”变身为当代人健康生活的“保健品”。

  掘金杂粮

  身在“商场”的穆彦魁嗅到了这里面的商机,他开始在市场上进行调研,他发现,市场上虽然有杂粮出售,但大多是小品牌,鲜见有大品牌来做小杂粮生意的。

  “这么好的杂粮,为何没有大的品牌把它做大呢?如果把杂粮做出品牌来,让老百姓都能吃上好杂粮,既能有益于人们的身体健康,又能产生出效益来,不是一件很好的事吗?”穆彦魁说。

  “再也没有比现在做杂粮更合适的时机了。” 穆彦魁对《小康·财智》说。

  面对金融危机带来的全球经济衰退,穆彦魁的这个说法似乎难以令人信服。这家中国食用油行业的航母,涉足压榨、精炼、小包装食用油、油脂化工等多种业务和产品系列,也是全球大型棕榈油生产商及贸易商之一。面对金融危机,益海嘉里即便销量未遭重创,但如何抵御原材料价格不可抑制的上涨?

  穆彦魁的乐观事出有因。根据世界银行的测算,过去三年来,全球食品价格累计上涨80%多,而且,即使遇到金融危机,这一势头仍将会持续下去。许多专家原以为金融危机会令大型粮油食品制造商陷入困境,但以益海嘉里为代表的大型企业,虽然也受到了影响,但公司运营一直正常。

  为了把杂粮产品做精,益海嘉里集团2008年组建了杂粮营销团队,从一开始就在杂粮上花费了很多心思——选择珍贵品种,选择原产地、无公害农业示范区出产的杂粮,不添加任何防腐剂,科学加工,人工筛选……

  例如香满园一级小米,源自明清着名的贡米选地山西寿阳县,那里气候较为寒冷,农作物生长缓慢,可充分吸取天地之精华,尤其是硒的含量较高,色泽金黄,颗粒大,口感醇香,粘绵滑爽,利于消化吸收。再比如香满园一级红小豆,源自有“红小豆之乡”美称的黑龙江宝清县,珍选优质品种,粒大、皮薄、味香、豆沙含量高。

  再加上益海嘉里的品牌优势,“香满园”与知名品牌“金龙鱼”为同门兄弟。

  这样煞费苦心包装出来的杂粮可谓不同凡响,原滋,原味,原色,原香,色泽明亮,品质上乘,口味香醇。

  这样的产品不可能不受欢迎。“刚开始,我们生产的杂粮产品主要是出口。”穆彦魁说。

  中国杂粮当前在国际市场上确实具有很强的竞争优势。国内市场的玉米、大米等产品,因国内成本远远高于其他国家的生产成本,在国际市场缺少竞争力,而国产的荞麦、燕麦、小米、绿豆、红小豆等杂粮,因投入少,成本低,出口前景很好。由于中国生产的杂粮品质好、品种全,且价格低于国际市场价格,在国际市场上有很大竞争力。即使在当前金融危机的情势下,依然未能阻挡杂粮的出口之路。

  据农业部门统计,目前中国小杂粮年出口量达百万吨以上,出口市场主要集中在日本、韩国及东南亚等周边国家和地区,出口西欧市场较少。大宗出口的小杂粮主要有芸豆、荞麦、蚕豆、绿豆、高粱、小扁豆等。在扩大中国农产品贸易的同时,小杂粮也促进了中国中西部贫困地区农民的增收。

  近几年,世界上杂粮作物的发展趋势是,除玉米、大豆外,发达国家如美、德、法等面积略有下降,发展中国家杂粮作物面积却呈上升趋势。而另一个趋势则是全世界小杂粮的消费量和单价呈逐年上升趋势。主要原因是小杂粮作物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单产较低,且不利于机械化生产,使得国际市场杂粮产量始终徘徊不前。

  “看到杂粮在国际市场上销量不错,我们又开始在国内市场上投放。即使遇到金融危机,我们的杂粮产品销量仍然保持了强劲的增长。” 穆彦魁告诉《小康·财智》。

  深耕之路

  虽然小杂粮市场前景不错,但中国小杂粮产业发展仍存在不少问题。

  其一是小杂粮生产质量不稳定。中国小杂粮生产仍处在零星种植、广种薄收、粗放管理的落后状况,实用技术得不到及时推广应用。在小杂粮产区,栽培品种多以农家品种为主,新品种推广速度缓慢,而且由于不注意进行提纯复壮,品种混杂退化严重,造成许多名优产品质量下降。

  其二是小杂粮产销市场狭窄,体系不健全,产销严重脱节。小杂粮产业是近年来在市场经济刺激下迅速发展起来的新产业,目前已形成一定规模,并取得了显着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在国际市场占有一定份额,但全国小杂粮科研、生产、出口尚未形成一体,产销分割,而且缺乏有效的生产组织和管理措施,生产盲目性大,市场价格不稳。

  此外,由于缺乏必要的商品意识,不注重商品质量,不信守合同,常因质量问题受到制裁,影响了中国小杂粮的产业化发展。

  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教授张孝德对《小康·财智》说:“杂粮产业的发展必须走产业化开发之路,做好杂粮优势区域规划,积极建设优质杂粮繁种基地、生产和出口创汇基地,形成杂粮的生产、加工和销售产业链、流通链,走‘产、供、销’相结合的路子,有助于推动杂粮产业的开发创新。”

  益海嘉里集团也看到了这一点,他们决定对杂粮进行“产、供、销”的尝试。2009年1月16日下午,在北京嘉里中心大酒店,由中国科协扶贫办、中国营养学会、山西吕梁市临县县政府以及益海嘉里集团共同协作开展,题为“大力发展杂粮事业,促进吕梁地区贫困农户增收”的科技扶贫项目签约仪式如期举行。

  根据四方签订的协议,益海嘉里集团与山西临县开展订单农业,在临县进行杂粮品种改良,统一小杂粮品种,统一采收,定向收购山西临县农民种植的杂粮。一年的收购量就逾千吨。这是一个多赢的协议,使山西吕梁地区的杂粮,乘着科技、产业化的巨轮,驶出乡村。这不仅解决了农民卖粮难,也为益海嘉里开拓了一片生产优质杂粮的产区。

  益海嘉里为何选择山西吕梁地区呢?因为这里有多个的贫困县,由于自然条件和产业化经营、标准化生产不够,当地群众的经济条件和生活条件,仍然处在一个非常低的阶段,人民生活水平亟待改善。而事实上,吕梁地区却是国内着名的高品质杂粮产区之一,该地区生产的优质杂粮未检出任何农药(有机磷、有机氯)、污染物(Pb、As、Hg、Cd)残留物,完全符合农业部绿色、无公害杂粮的标准。

  有关专家告诉,从去年开始,益海嘉里尝试转型的动作颇多,开拓了更多的面粉加工业务。对于杂粮的加工,也是益海嘉里的一个延伸和尝试。“在农业产业链上进行深耕,这是益海嘉里的一贯风格。”有关专家对说,“在既有的格局上,拓展高度相关性的产业,这样能节省成本。”

  小常识

  小杂粮通常是指除水稻、小麦、玉米、大豆和薯类五大作物以外的粮豆作物。主要有:高粱、荞麦、燕麦、大麦、绿豆、小豆(红小豆、赤豆)、蚕豆、豌豆、黑豆等。其特点是生长期短、种植面积少、种植地区特殊、产量较低,一般都含有丰富的营养成分。

中药大全
区块链
银行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