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樱桃中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23:18:33 来源: 益阳信息港

下了火车,又上了马车,来到了陌生的山脚下,被安置在三间破旧的房子里。  晚上,西北风肆虐着小村庄,屋顶的茅草发出呜呜的声响,让人心惊肉跳。这时,才感觉到迷茫,离城前,头脑中编织的美好憧憬,被这白茫茫的冰雪覆盖了,覆盖的严严实实。  好在心里明白,既来之,则安之,命运不是自己能够掌控的,一切听天由命。  从那天开始,我们与村里人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才一个月的时间,脸已经黑了,手也皴了,前面的路该怎么走,却不知道。  农村的生活是艰苦的,但也有快乐,每到傍晚,当我拉起胡琴,村里的姑娘、小伙就围在我的周围,嬉闹着,说笑着。  不过曲终人散时,我的思绪还会常常想起樱桃树,想起她的模样。我在油灯下给她写信,划了又写,写了又划,心乱,乱如纠缠成一团的麻,找不到线头儿在哪。  我不知道这信儿寄往何方,也不知道大草原是什么样儿,还是坚持一封又一封的写。  终,面对一页页苍白的信纸,久久地发愣,无奈地将一腔思念装进心底。然后,用惨然的微笑,把这苦楚偷偷地缝合。  就这样,依仗着身体结实,不怕烈日炎炎的考晒,也不怕风雪的吹打。我与乡亲们一起摸爬滚打,逐渐地取得了他们的信赖。  村子里,我常去田叔田婶一家坐,他们不把我看成一个外来人,而是像亲人一样对待。他们有一个俊俏的女儿叫田玫,在大队当上妇女主任,虽然年纪小我一岁,却非常成熟,经常像大姐一样的关照我。  田枚家的院子里,也有几株亭亭玉立的樱桃树。  一年后,我的手上长满了老茧,威信与人缘也逐步提高。先入了团,又被选为先进知识青年,时常到县里开个会,做个讲用,还算活的风光。  这时,我的心愿,就是好好干活,其余的,尽量不去想。    转眼,到了七十年代初,大学重新开始招生。直接从工人、农民和士兵中推荐学员,虽然捉弄人的历史还在延续,可封尘多年的大学校门毕竟打开了。  两年后的一个早上,山坡上的大喇叭里,传来了公社的通知,我所在的集体户分配到了推荐上大学的名额,听到这个消息,我丢下锄头,发疯似的又唱又跳,一时喜极而泣,男子汉却用泪水表达了当时的心情。  村民们看着我的样子,都感觉有些吃惊。  那天晚上,有半个月亮挂在天上,小村庄罩上了一片朦胧。集体户窗外,田枚在向我招手。  有事吗?我走出屋子,一边整理衣服一边问。  她笑了笑,我们走走好吗?她黑色的眸子里,闪烁着一丝光芒。  村落里一片寂静,微风吹过,只有树影婆娑。走到河边的老榆树下时,她停下了脚步。  别去上学了,就留在这儿干呗,大队书记说要吸收你为党的积极分子呢……  我的心突然一缩,但马上又松弛开来,哦,太谢谢了,不过,我还是要上大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时的口气会这么坚定。  田枚楞了一下,心灰意冷的靠着树,半晌,才硬硬地挤出一句:那你就走吧,人各有志,勉强不得的。  她的声音不像平时,没有一丝温暖,然后,她面无表情地转身走开,只留给我一个落寞的背影。    当年九月,艳阳高照,我如愿以偿的被推荐到了省城的一所大学。  没想到,在校园里,我竟然又见到了樱桃树,而且是一大片。  虽然不是季节,没有那成串的白色花朵,也没有那红红的的浆果,仅那碧绿的叶子般的清纯,再次搅动了我的心。  于是,每当空闲,我总喜欢走近樱桃树,感受它那淡淡的温暖、抚摸它那淡淡的清凉,这会让我豁然清醒,一下子就想起了难以忘记的人,还有难以忘记的事儿。  我的举止引起了一个女同学的注意,她总是用奇异的眼光看着我。  一个上完早操的清晨,途径那片樱桃树,我又一次下意识地伫立在樱桃树下。  她笑咪咪的走过来问,你是不是对红樱桃情有独钟?  我只是点点头,不能做任何解释,因为这种情愫,是无法解释的。  女同学笑了笑,独自走开了。  我忽然有些酸楚,早到了谈恋爱的年龄,至今还是孑然一身。  岁月流逝,很多承诺随着时间终成空,因为冲动许下天长地久,应该是年少轻狂。  这辈子,真的就有可能与红樱桃无缘,再也看不到她了,我的固守开始有点松动。    然而,老天还是给了我一个见到她的机会。  那是毕业前夕,一个阴郁的午后,我在省城某中学实习,一个人站在公交站牌前,等待回校。  眼睛直直的盯着来来往往的车辆,想着毕业分配,心里空荡荡的。  突然,就在不远处,我看见了她那熟悉的身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依旧是那样的亭亭玉立。  我没做更多的思考,大步地冲了过去,猛地拽住她的衣角,这些年,你到哪里去了?  她愣住了,随即眼里有了一闪而过的惊喜,那表情,分明还是以前那个温柔可爱的形象。  她的大眼睛眨巴着,主动伸出手来,她看着我说,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你……  快告诉我,这些年,你到底在哪里?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就在这时,有个男人跨上前一步,举止优雅,风度翩翩地站在她的身边,露出一个动人的微笑。  她显然有些尴尬,诺诺地点点头说,这是我的同学。  不知道她是向那个男人介绍我,还是向我介绍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站在我与她的中间,眯起眼,点点头,一双不大的眸子里,映出一片柔情。  公交车来了,男人一把拉住她的手。两个人靠在了一起,向车门挤去。  公交车发疯似的向前方驶去,天渐渐黑了,昏黄的路灯照着站台上孤独的我。  我摇了摇头,又长出一口气,算了,让他们去吧,事到如今,从此与她,形同陌路,没了关系。  尽管很痛苦,也许这就是收获,少年的浪漫,真的经不住岁月的磨砺,过去的一切,或许只是一场梦…… 共 221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卵巢早衰加重了?那是你没早发现这些症状
哈尔滨的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
云南治癫痫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