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扁下吕上真有如此可怕

2018-11-02 12:08:58

扁下吕上,真有如此可怕?

台湾《经济》今日发表社论说,日来在以色列、黎巴嫩烽火连天导致油价飞窜的大环境下,陈水扁面对亲绿的社运与学界人士要求下台的行动,一面安抚泛绿势力负嵎顽抗,一面高喊两岸政策要反进为退,以投基本教义派之所好,使得岛内经济情势骤趋紧张,股市也绝望地大跌特跌。

社论说,当多年来为绿色执政而牺牲奋斗的大老与知识分子也忍无可忍挺身而出,年初迄今饱受名嘴媒体与泛蓝人士大张挞伐的陈水扁突然发现祸起萧墙,苟延残喘的政权已从根基崩坏,紧张之情自是溢于言表。但他仍做困兽之斗,坚拒请辞下台,实因尚有一点依恃。面对民进党由清廉效能直转而下,成为千夫所指的贪腐代表;许许多多支持者仍不敢全力拉下陈水扁为民进党寻觅停损点,只因他们有所畏惧。

在知识闭塞的地区,面对家中幼儿夜里哭闹不休,做母亲的常以“再哭,大野狼就会来咬你”加以恫吓。想不到今天让陈水扁恃为后盾、泛绿人士投鼠忌器的恫吓之词竟然是:“阿扁下台,吕副总统就会执政!”吕秀莲果真如此可怕吗?

社论指出,从政权轮替以后,吕秀莲的表现一一暴露于大众之前;但不论是深宫怨妇的哀诉,与媒体互告“嘿嘿嘿”官司,乃至许多在不适当场合的不尽妥当的发言,都留下十分负面的印象。这些言辞举动,加上与陈水扁之间的冲突与嫌隙,让吕秀莲被丑化乃至妖魔化一至于斯,竟成为令众人宁可忍受一个贪腐乌云罩顶、民意支持度直探谷底的阿扁的梦魇。

但从几个角度深入剖析这个令人不寒而栗的选择,应能打破眼前全台人民深陷其中的困境。首先差堪庆幸的,是吕秀莲迄今为止的清廉形象,不论敌友,均无可度质疑,扁的亲信及家人受到羁押起诉、舆论清议无情挞伐的政权而言,这正是对症的良药;即使吕秀莲什么都不做,单单这一点,贪腐疑云立将消除泰半,政治困局亦有釜底抽薪的希望。

社论又指出,然而除了清廉之外,吕秀莲即一无可取,乃至徒足以败事、坏事,导致政局更加混乱不安,而无法寄以任何正面的期望?就此而言,我们必须彻底切开身任“副总统”的吕秀莲与肩负“总统”职责的吕秀莲的处境及心态。

吕秀莲做为一个勇于任事但完全无法作为,一方面其选前期望与选后现实落差过大,的确有可能让一个原本理性冷静的政治人物突感水土不服,而有种种难以自抑的反应;另一方面,吕秀莲既无权又无责,即使行动浮躁、言词放肆,对“国计”民生也不会造成任何后果,自有可能轻忽其言行,招人侧目。一旦这些因素完全消除,则一个久经政治磨练者如吕秀莲,必定会有截然不同的言谈举止;尤其无比沉重的施政大任加诸其身,再怎么轻浮的人都不能不收敛沉稳。因此,对吕秀莲的一切责难疑虑,应该不再适用于情境完全迥异的吕“总统”。

不过,即使吕秀莲做了“总统”知所收敛,又清廉自持,人民更加关切的,仍属其治台之能。如果这一方面备极驽钝,一窍不通,只知尸位素餐、贻误政事,甚至胡作非为,将台湾导入经济衰颓、民不聊生之途,则谁又敢轻易将治台大任托付与她?

社论认为,台湾人民须做两个观察。其一,勉强让陈水扁继续执政,以其今日诚信破产、清廉受疑,亲信蒙羞,支持度几乎丧失殆尽,则“国计”民生果然尚有可为,会优于蒙着眼随意挑出的一个普通公民?尤其当他四顾无援,不顾台湾兴亡,倒行逆施,一心只求保住一人、一家之利禄,一个全新出发的吕秀莲会令政事更劣于此?

其二,吕秀莲曾任桃园县长,虽未见明显政绩,但亦中规中矩,而且全心全意投入县政。果真接掌大位,只要有知人之能,拣择全台才智之士为其所用,则凭恃全心全意追求经济繁荣、民生乐利的决心,谁敢说她不可能成为一个称职的领导人?

社论指出,从吕“副总统”脱胎换骨而成的吕“总统”,决不应是恫吓泛绿人士拚死保扁的梦魇;只是她自己必须向大众提出可信的证明与承诺而已。 (千寻虹)

弹性柱销联轴器
塔柏
芍药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