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世鬼差 第三十章 良心未泯

2019-09-25 19:00:11 来源: 益阳信息港

阳世鬼差 第三十章 良心未泯

那人见到飞天蜈蚣不听话,气的想要过去踹一脚,却被耿明拉住了,对他冷冷的道:“你如果激怒了它,我们都会没命。︾︾diǎn︾xiǎo︾説,”那人闻言,才不甘心的收起手中什物,看着我们狠狠的道:“上面的命令是彻底铲除这几个人,你不会想放了他们吧?”

耿明淡然道:“自然不是。”那人阴阴一笑:“不是就好,我听説那个叫叶枫的曾经是你很好的朋友?我可要警告你,如果你敢背叛上面,你应该知道会是什么后果,为你的家人想想吧。”

耿明眉间微动,然后毫无征兆翻手一拳打在那人肚子上,声音冰冷道:“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不需要你提醒,还有不要用我的家人威胁我,若有下次,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他説罢,就朝我们走来,不知有没有察觉身后那人再扭曲的面孔上,露出来的疯狂杀意。

“叶枫!”从背后传来的熟悉又冷漠的叫声,让我停住了脚步。我让林锋他们先走,自己回过身来,看向跟过来的耿明。

“你还在恨我?”几分钟后,我低声説道。

“不,我从来都没有恨过你”耿明直视着我,看不出他什么表情。听了这话,我心里猛的一喜,然后又被他一盆水给浇灭。

“但沐雪终究是你们害的,所以我们不在是朋友,此后形同陌路,我这次接到的命令是将你们全部杀死,我不能违抗命令,所以…。”

我无言以对,而且我觉得现在説什么都没用,他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他了。

“你知道,我不会束手就擒的,你更应该知道,我也不想跟你动手。”后半句我几乎是吼出来的。

耿明摇了摇头,説:“来吧,今天我们只有一方能够活着离开,杀了我,你们走,要么,你们都死在这里。”

我扫了一眼越来越远的警察们,説:“听我一句,回来吧,我们还是好兄弟,不管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来抗。”

“哧哧哧”

另一边,飞天蜈蚣跟求死道人交上手了,发出声音引起了我的主意。我望过去的时候,就看到飞天蜈蚣的毒钩张开,想要将瘦弱的求死道人给生吞了,但求死道人瞬间爆发出超越常人的能力,就那么轻轻一跳,就是数米高,落在飞天蜈蚣的背上。

一声大喝,声音浑厚有力,求死道人手掌握拳,猛力打出正中在蜈蚣甲背之上,活了千年的飞天蜈蚣,后背可以説比生铁还要硬实数倍,但求死道人这一拳却真真实实的将背甲上打出了一块凹痕。

飞天蜈蚣岁不觉得疼痛,但却被这一拳给激怒,它沿着旁边的围墙爬起身来,向后倒仰,直直的砸向地面,看起来是想将求死道人砸成肉饼。

“呼”脖颈间突然袭来一道冷风,我反应不急,心头发凉,他居然偷袭我?然而事情并不是想象的那般,耿明的手掌从我脖间擦过,并没有伤害到我。我怔怔的看着他,他冷冷的説道:“这么久不见,你还是没有一diǎn长进,与人对敌怎能分神?来吧,之前的恩也好,怨也罢,统统抛掉,我们痛痛快快的打一场,生死由命!”

“叶枫!”柳梦琪xiǎo跑过来,看着我们两个的姿势,有些紧张的唤了我一声。我对她摇了摇头,然后退后两步,道:“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不会伤害你,因为这并不是沐雪想看到的。”

“你还敢提她?!”耿明爆喝一声打断我的话,然后不由分説大步跨来,由于距离很近,他冲着我面门就是一拳,脸上带着怒意。

我偏过头,躲过这一击,他的另一个攻击就到了,骤然抬起腿,一脚踹在我胸前,我吃痛闷哼了一声,身子不由自主向后倒去,在后仰的瞬间,我突然伸出手抓住他的腿,借力将自己拉起,他的身子也被我向前拽来。

我将他的腿抬起,猛地蹲下身子,一个扫堂腿,想将他打到在地,带回去再説。谁知他反应很快,单脚跳起躲过我的扫堂腿,并且直踹我撑着他另一只腿部的胳膊,为防止胳膊受伤,我只好松手,顺势滚了出去,

“啪啪!”

与此同时,两声清脆的声音响起,我寻声望去,才发现柳梦琪已经跟另外那人交上手了,这两声就是柳梦琪抽响的耳光。那人怔了怔,显然没料到柳梦琪那么厉害,本以为能够将她一举擒下,借此要挟我,谁曾想自己还被抽了两下。

那人勃然大怒,口中大骂:“臭婊子,你找死。”説着便忽的拔地而起,一脚踹向柳梦琪。结果我来不及看了,因为耿明又攻过来了,我猝不及防之下,中了他一拳,打在肩膀上,这家伙力气一直都不xiǎo,现在更是大的出奇,一拳将我的胳膊差diǎn给废了,一阵酸溜溜的疼,完全使不上力了。

之后,他完全不给我喘息的机会,攻击如狂风暴雨般袭来,我只能抱头躲窜,心里十分不是个滋味。他一脚喘在我双臂交叉的胸前,将我踹的做到了地上,然后缓缓走来。

“啊!”那边又传来柳梦琪的一声惊叫,我大惊失色,匆忙爬起身就要过去,还未站稳就又挨了一脚,倒下的同时,我看到柳梦琪的长发被那人抓着,并且带着yin笑,探着另一只手已经抓向她胸前。

这一幕让我呀呲欲裂,原来不知在何时,她已经成为我的禁脔,此时此刻我才明白,她在我心中的重要性。柳梦琪虽然被抓住头发,但还有余力,身子转动间,以膝盖dǐng向那人胯下,这一招让我心里稍安,她也是够狠的。

“她是你的?”耿明毫无感**彩的声音响起,使我才醒悟自己还处在危境。

我抬头看着他,声音有些森冷到:“你要抓我,杀我,都可以,但是不许打她的主意,不然我就是拼死也跟你同归于尽。”

耿明嘴角微翘,露出一丝讥讽:“你认为你还有那个本事吗?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想不想体会一下,我失去沐雪时的感受?”

我瞳孔猛地一缩,便要站起身来,口中大喝着:“你敢……呃。”耿明一脚踢在我左腮上,让我脑中一晕,并踏在我胸前,让我不能动弹。

“把她带过来。”耿明朝另外一人喊道。柳梦琪的偷袭没有成功。那人本来已经完全制服了柳梦琪,要进行下一步猥琐的意图,现在突然被耿明打断,很是不爽,但还是控制着柳梦琪走了过来。

耿明无视我的怒目,轻轻理了理柳梦琪的留海,淡然一笑説:“果然是个美女,你的眼光还不错。”

我挣扎着想起了,但无济于事,他用的力气很大,挣扎中我突然看到在他们后方,林锋正在缓缓靠近,由于他腿部受伤,行动起来有些不利索,我暗暗思忖要给他争取时间。

“你知道吗?我一直都不认为你能够找到意中人,因为你的心太高,目光更高,但没想到你真的做到了。”耿明轻声説着,话语中有股难明的意味。

“跟他废什么话,赶紧做掉,这个妞这么水灵,滋味肯定不错,咱们找个地方乐呵一下,再杀了。”另外那人抢先一步,抢过我的话头,説话的时候还一脸淫邪相看着柳梦琪。

我气的一佛升天而佛出世,现在手里要有把刀

阳世鬼差  第三十章 良心未泯

,我肯定把他俩都劈死,可是没有。反观柳梦琪却很淡定,如仙般的容颜上带着一股坚定,像是下了什么决心,她看着我,目光中好像隐藏着很多话,可惜没有来得及説出口。

噗嗤!

“呃!你…”惊天大逆转出现了,事情发生了惊天逆转,踩在我身上的耿明在我们各自出神间,突然出手,他不知道从何处弄出来一把匕首,一下扎在他那同伴的后心窝里,那人双目惊恐,带着难以置信,身子一颤一颤,柳梦琪趁机逃了出来,将我扶起。

“他的女人,也是你能碰得?”耿明的话语冰冷无比,淡然自若从那人身上取下可以沟通飞天蜈蚣的东西,然后拔出匕首,一脚将他踹了出去。

那人躺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就不再动弹,双眼睁着,死不瞑目。等耿明在看过来时,我面色复杂,道:“谢谢。”

耿明面不改色説:“不用谢我,我们仍是敌人,但我不想让你变成第二个我,下次再相遇不要留情,我也不会!”説完,他猛地转过头,看到了近在咫尺的林锋,但林锋并未动手,方才的一幕他也看到了。

“我知道你很厉害,希望你能保护好他。”耿明对林锋轻声道。林锋没有説话,眼神微亮。

那边求死道人跟飞天蜈蚣的争斗进入了白热化,附近的围墙倒了一大片,求死道人上蹿下跳,飞天蜈蚣紧追不舍,但可以看出,求死道人喘息的很厉害,而飞天蜈蚣的翅膀也折了几个,想来是完全被激怒了。

“咚咚”

耿明敲响了那东西,在我看来,像个布包成的xiǎo鼓,但可以肯定,外面那个不是布。飞天蜈蚣听到后,速度慢了下来,在耿明的连续击打下,它才很不甘心的推倒一排围墙,然后朝着我们奔来。

鹰潭治疗龟头炎费用
鹰潭治疗龟头炎医院
鹰潭治疗男科方法
鹰潭治疗男科费用
鹰潭治疗男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