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红颜乱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7:38:04 来源: 益阳信息港

谁也不曾想到,多年后,我成了鲁国的大英雄。  世事更替无常,像那汉水边上鲜艳的一抹夕阳……    【赐命】  我只是一个小人物,那一年,战败,成了鲁国的俘虏,那时的大将军伯服,像一轮烈日,骑在红花战马上,身披朝天映日铠甲,用手指着我们这些从虢国掠来的战俘,大笑几声说:“从今天起,虢国将再也不存在了,你们的王自杀了。”  那一刻,我并不能很清楚地感受到亡国之痛,我们的王,伟大的国君,那个自诩比太阳还耀眼的王就这样默默无闻的死掉了,他丢下了他的臣民,这当中也包括一个我。  安平广场上,所有人都在痛哭,而这里,曾一度是君王阅军送行的地方,万千一拜,天下震动。  那一年,虢国远征鲁国,我从这里随军出征……王在这里送行。  又一年,虢国防卫鲁国大军,我在这里誓死高歌……王在这里践行。  再一年,国破,我在这里当了俘虏,王在这里做了鬼魂。  偌大的安平广场,黑麻麻的人影,我依然埋没在人群之中,只是这一刻,等待我们的,是命运的处决。  那个高高审判我们的人,是鲁国的元帅,伟大的将军伯服,他带领军队,冲破了虢国的防线,一点一点毁灭了虢国人的家园,,坐上了王的宝座,抢夺了王所有的一切。  哭声震天动地,而我却平静无泪。  这么多年的征战,我的心里早已没了泪水,国破了,死亡是的归宿,而习惯了生离死别,那么,死去又有何可怕。  这些人的哭泣,有多少是在祭奠那个自诩伟大的王?  我的平静却如绿水中的一圈细纹,很轻易便引了伯服将军的注意,他策马走过广场,只一瞥眼,便把目光停在我的身上。  他似乎有些惊异,转瞬,又有些微怒,右手一抬,朝我一指,口里喝道:“他,是谁?给我拉出来。”  话音未落,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我的身上,哭声嘎然而止,长矛齐刷刷地指向了我。  我浑身一阵颤栗,几乎把持不住就要跌倒在地上,但仍是被架着抬了出去。  “你叫什么名字?”伯服将军低头看着我。  “成易”我战战兢兢回答。  “国君死了,所有人都在哭,你为什么不哭?”他突然厉声问我。  我惶然无措,不知如何回答。  “哼!”他冷笑了一声,看着我继续说,“只要你说出一个你不哭的理由,那么,本将军今天就饶你不死,否则……”他平静地看着我,等待我的回答。  我的额头上惊出汗来,脑子里混乱一片,并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看了我好一会儿,突然摇手喝道:“拉下去砍了。”  我脑子轰的一声,仿佛晴天炸雷落在头上,睁大瞳孔呆了好一会儿,才大声喊出饶命来,卫士却把我架着朝外走去。  “我……我……”我不知哪里来的胆量,突然大声吼了出来,“我说,我说,虢国该亡……”  他突然摇手止住卫兵,看着我,等待我说下去。  “虢国国小民弱,国君却自命不凡,常年征战,导致民困马乏,人人自卫,这样的国君,早就该死,这样的国家,早就该亡……”我说到动情处,情绪激动起来,大声吼叫,为了活命,我把能咒骂的话语全都吐了出来。  他听了拍手称快,脸上泛起得意的笑容。  而广场上,安静得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被我的话语惊住了,良久,才有人高声喊出一声叛徒,然后便是混乱,咒骂声不绝于耳。  那些人眼里喷着火,似乎要把我给吃了一般。  “你一个小小的士兵,却有如此的觉悟,真是难得,虢国是该亡,天下才能一统。”他突然提高声音吼道,“只有天下一统了,世上才没有战争,这样国才能富,民才能安。”  他的声音一出,广场上又安静了下来。  “虢国亡了,鲁国会继续灭掉其他国家,用不了多久,天下就能一统,国富民强的日子也就不远了……”他言辞激扬,说到,朝所有的战俘望了一眼,“如果你们还打算继续反抗,那么,只能被坑杀,如果投降,本将军可以放你们一命。”  所有人大喜过望,半信半疑抬起头来,望着伯服大将军。  欢喜代替了悲戚声,这些人,从不曾想到,国破家亡的时候,还能苟活于世。  “当然,你们要感谢的,不只我,还有她,你们的命,是她赐的。”伯服将军突然策马回头,朝广场远处一指,一顶红色的轿子便被抬了过来,轿帘慢慢掀开,从轿子里缓缓走下一个人。  众人都睁大了眼,目光凝聚到轿门前。  那个人,是一个女人,一张倾国倾城的脸,淡若秋月,冷若冰霜,有人似乎认出了她是谁,口里低声叫道:“蝉夫人。”  “对,蝉夫人。”伯服将军翻身下马,朝她走了去,走到她的身边,抓起她的手,旁若无人地继续说,“她就是你们的王妃,名闻天下的蝉夫人,从现在起,她还是你们的蝉夫人,只不过不再是虢国的蝉夫人,而是我伯服的将军夫人。”  他说到这里,回头笑看了蝉夫人一眼,脸上露出得意,回头望着众人又继续说,“你们的命,不只是我给的,也是她给的。”  话音刚落,广场一阵躁动,有人率先开口喊道:“将军万岁,蝉夫人万岁。”其他人便随着喊了起来,顿时喊声如雷,震天动地。  伯服将军这才微微满意,望着众人微笑着点了点头,目光扫到我的身上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看着我好一会儿,说:“至于你……”摇了摇头,朝卫士吩咐道,“拉下去砍了。”  我的身子一冷,整个人几乎跌倒。  我突然才明白,原来所有的承诺都是空的,不,他并未对我做过承诺,他只是诱导我说出了我心里的话,而现在,我该为那些话负责了。  我呆住了,忘了求饶,被士兵拉扯出去。  “慢着!”突然一声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众人的目光再次集中在她的身上,她朝我瞟了一眼,眼神中是无尽的不屑,回头朝大将军伯服说道,“他是该杀,这样的人,忘宗背祖……”话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又道,“可将军答应过臣妾,这里所有人的命都是臣妾,难道将军不算数吗?”  “是,是……”大将军伯服突然笑了起来,摇了摇手,示意卫兵把我放下,这才看着我说,“既然夫人要留你一命,本将军就把你的小命留下来。”说完,又看着夫人道,“他就交给夫人处置吧!”  她凄冷笑了一声,次我看见了她的笑容,然后看见她朝我走了过来,我竟然突然间忘记了自己正在生死玄关上,只是被她的笑容给迷住了。  她走到我的身边,弯下身,在我耳边附耳低语道:“我不让你死你便不能死。”说完,直起身来,大声说,“从今以后你就跟着我,直到我觉得你该杀的一天。”说完,便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去。  广场上依旧喊声如雷,这些人在恭送她的离去,我却呆在那里,良久没回过神来。    【条件】  那一年冬,大将军伯服班师回朝,带着他所有的战利品,十万战俘以及金银珠宝和女人回到鲁国。  朝野震动,鲁国国君以及所有大臣出城三十里迎接。  当天晚上,鲁国大摆庆功宴,庆功宴不在宫内,却在护城河边,有人说,鲁国国君担心伯服叛乱,下旨不让队伍入城。  夜冷凄凄,寒霜下降,城外的护城河早已冻结成冰,寒冷一发不可收拾。  我做了她的护卫,守护在她的帐外,她若沉落的星子,一路上并未对我说过一句话,只是到了夜晚,伯服将军便会来到她的帐中,留宿一宿,天明便会匆匆离去。  颠簸流离,我与她都离开了故国,来到了这个所谓新的国家。  篝火映天,欢声笑语,当晚,整个鲁国都欢腾了,半夜时分,有下旨的公公来到帐外,手捧圣旨,宣旨召见。  她盛装打扮,粉纱罗衣,走到帐外,跪了下来。  公公念完旨意,她再次走进帐内,梳洗打扮,念旨的公公看着我,含笑问道:“你是蝉夫人的侍卫吗?”  我点了点头。  “可得好好照顾你们的蝉夫人,用不了多久,她就能富贵了,到时你也跟着沾光享福,如果出了差错,那可得要掉脑袋。”公公低声嘱咐。  我不明就里,不停点头。  梳妆完毕,我跟随她前去参拜鲁国国君,她脸上依旧冷若冰霜,并不曾有半点笑颜。  来到一处偌大的帐篷外,甲士森列,寒光阵阵,我知道里面坐着的定是鲁国国君了,公公看着我吩咐道:“你便在此等候,蝉夫人一人进去便可。”  那一夜,她没有出来,天明时分,我才看见她在公公的陪同下走了出来,我才明白,公公昨夜对我说的话的深意。  “夫人走好!”公公把她送到我的面前,然后拉过我的身子,再次小声叮嘱,“可得照顾好了,如有差错,唯你是问。”  我点了点头,回去的路上,她突然站住身子,抬头望着天空,沉默半晌,自言自语道:“汉水应该也结冰了吧!”  我摇摇头,不明白她的意思。  “你知道吗?国可亡,心不可亡,国虽亡了,但心在,一切都可以重来。”她回头看着我凄然笑说。  我再一次看见她的笑容,只是那般凄苦。  她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略微有些失望,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看着我问:“你心里一定很想杀伯服将军对吗?”  我闻此言语,脸色惊变,吓得跪倒在地。  “小人心里感激夫人和将军,怎敢起此杀戮之心?”  “真的吗?”她看着我认真问。  “真的,小人若有此心,定遭……”没等我话说完,她早已转身朝前走去。  来到帐外,伯服大将军早已守在外面,看见我们回来,立刻迎了过来,朝我看了一眼,然后拉起她的手,小心问:“夫人都去哪里了?这一整夜,当心着凉。”说完,便抓着她的手走进帐内。  不一会儿,帐内响起了蝉夫人的抽泣声,隐隐约约,我贴近帐帘,本想一探究竟,可却听见伯服将军的声音传了出来。  “他真的欺负了你,这个老东西,竟然……竟然……唉!”啪的一声,一掌击在了桌面上。  “将军万不可动怒,我生是将军的人,死是将军的鬼,将军不必为了一个亡国之人而闹得君臣不和……”蝉夫人的声音断断续续响起,夹杂隐约的抽泣声。  “他当真以为我不敢吗?我手里六十万的军队,只要我一声令下,定会踏平整个鲁王宫。”话音落下,又响起了一声叹息,好一会儿,帐内才再次传出伯服将军的声音,语气却平缓了许多。  “夫人为我受委屈了,我知道他防范于我,让我不得带军入城,我知道他心里早已防备,否则,我定为夫人出了这口恶气。”然后,帐内平静了下来,渐渐又传出男女之欢的响声,她微微的呻吟,酥到人的骨子里。  伯服将军离去后,她把我召进帐内,我看见她躺在床上,身上披着薄纱,全身如雪一样白,我惊吓得急忙低下头,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她静静看我好一会儿,才轻声问:“我美吗?”  我吓得额头渗出冷汗,立刻点头回答,“美,美……”话音刚出,又觉失语,立刻摇头。  “抬起头来。”她的声音突然冷厉无比,朝我喝道。  我慢慢抬起头来,看见她的脸庞,吓得又低下头去。  “你知道吗?你的命是我给你的,我说什么你就得听什么,如果你敢违抗,我可以很轻易就杀了你,你明白吗?”她低声说。  我不停点头,心乱如麻。  “你看着我回答,我美吗?”她再次喝问。  我只得抬起头来,她的眼里早已恢复尖锐的冷峻,一如寒霜,让人望而害怕,我不自觉打了一个冷颤,断断续续地道,“美,夫人堪比天仙。”  “呵!你这个叛国之人说出的话,还真信不得。”她突然冷笑一声,眼里无尽的鄙视与轻蔑。  我脸上一阵羞红,想起自己为了活命的种种,顿时低下头去。  “我可以不计较你的一切,我也可以答应你放你离去,只要你答应帮我办我一件事情。”  我惊诧地抬起头来,不解地看着她。  她脸上又泛起笑容,那笑意让人全身冰凉,她微微叹了一口气,一字一句地说:“杀了伯服。”  我惊得张大瞳孔,几乎不敢相信她的话语,前一刻,她还在帐里说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转瞬,便要我杀了他。  我呆呆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这个貌美如仙的女人,我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甚至,我觉得我开始害怕这个女人。  “你可以拒绝我,只要我大喊一声,所有人冲进来,看见我衣衫凌乱躺在床上,你猜,伯服将军会怎么对待你?”她浅笑着说。  我顿时想起伯服将军一掌拍在桌面上的声音,想来仍觉害怕,全身不住打颤。  “我想,你恐怕想死都不成,呵呵……”她格格笑了起来,显得非常得意。  “虢国灭了,心不灭,一切都可以重来,你只要杀了伯服,我就放你离去,让你回你的家乡,对了,你的家乡是在汉水边吧,那里一定结冰了,呵呵。”  我再次陷入惊讶,才想起清晨她的话里的含义,原来,她早已调查了我的一切。     【暗杀】  我的家乡在汉水边上,那里每到冬天河水都会结冰,雪花飘在冰面上,呵一口气就化了,山顶房屋上全是积雪,连树枝上都挂满了冰凌。  那种景象,很多年我都不敢再想起了,仿佛阔别了很多年,每想一次,便心痛一次。  她再提起来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还有家乡,一个亡国俘虏,哪里还敢奢谈家乡,哪里还有颜面再回家乡。 共 882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不射精症的伤害都是什么
昆明哪家治疗癫痫研究院好
儿童癫痫病的病因都有哪些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