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益面前盟友二字碎了一地

2019-10-13 06:24:42 来源: 益阳信息港

  利益面前,“盟友”二字碎了一地

  法国政要对美国窃听行为的声讨正如其某位高官所说,有且仅有象征意义。在此之前,德国总理默克尔都已经被监听长达10年之久。很难相信,法国能侥幸逃脱。

  法国总统及议会各层的抗议反倒不如相互之间发封电邮,被美国国安局截获并转交给奥巴马来得快些。美国的口风紧得只会说,未干此事。奥巴马也会表示毫不知情,但也认为国安局干得不错。

  法国国民议会法律委员会的主席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指出,这一事件让人们再次看清,美国没有盟友,他们只有“目标”或者“仆从”。遗憾的是,他知道得太晚。或者有如某些媒体所说,这种论调带有某种程度的幼稚和天真。

  在“9·11”事件未发生之前,美国和塔利班政权还做过长时段的盟友。埃及的穆巴拉克在入狱之前,也和美国过从甚密……已知被推翻的很多政权,在某种程度上都和美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从默克尔到奥朗德,欧洲领导人的愤怒理由是相同的:他们发现,在美国人眼里,他们同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及新西兰有所区别,不过是二等盟友,美国的情报机构禁止一切针对这些国家的间谍行动。

  想要与美国“平起平坐”无疑是一种幻想。在美国的对欧战略中,他们的目的就是不想欧洲组成一个实力强大的联盟,削弱欧洲的整体实力才是目的。在这个大战略中,希腊“入盟”的阴谋论色彩已经被事实证明。乌克兰危机发展到如此地步也很难排除幕后推手的作用。

  美国大规模窃听的理由是为了反恐,但默克尔和奥朗德包括其他领导人显然不会与恐怖分子私通。

  尽管自奥巴马执政以来,出于经济和安全形势的考量,美国过去的单边主义外交褪色,转而实行“柔性外交”战略,但在本质上,建立并维持以美国为中心的世界秩序的思维并无变化。

  这种思维决定了美国情报的构建基础,包括美国盟友在内的重要国家,尽管不乏在国际热点事务中与美国“共同治理”的先例,但同样应从属于“美国中心论”之下。

  欧洲领导人也只有愤怒而已。在去年曝出默克尔被监听的消息之后,德国也没有实行报复性的行为,怒不可遏的铁娘子终选择了与美国签订互不监听协议,这体现出欧洲在拥有丰富资源和高新技术的美国情报部门面前的软弱无力。

  美国的某位议员曾经嘲讽欧洲人,他们应该感激美国。因为这是为了“欧洲的安全”,为了“世界的安全”。但“欧洲”和“世界”两字应该替换成“美国”更为合适。

感人故事
银行
女生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