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报评打黑与黑打

2019-07-22 13:28:23 来源: 益阳信息港

晶报评:“打黑”与“黑打”

黑社会性质组织为害一方,让普通百姓人心惶惶,因此,“打黑”本身是应该点赞的。但极个别地方的“打黑”运动,很大程度上带有“黑打”的味道,这就值得警醒和反思了。

黑社会性质组织为害一方,让普通百姓人心惶惶,因此,“打黑”本身是应该点赞的。但极个别地方的“打黑”运动,很大程度上带有“黑打”的味道,这就值得警醒和反思了。

“黑打”首先表现在不科学的“打黑”指标上。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在某一个地方是否存在,在多大范围内存在,这是一个事实问题,不是坐在办公室里按照摊派的做法就能定下来的事情。极个别地方的政法委给当地公安机关下达“打黑”指标,并不具有事实基础。司法指标犹如司法中的一根指挥棒。当地公安机关为了完成“打黑”指标,获得政治、物质上的奖励,出现打击范围扩大化只是一个程度问题。

“黑打”的另一表现在于不依照法律的规定来“打黑”。每次司法运动前中央都强调“依法从重从快”打击犯罪,但是这一政策到了个别基层就简化成“从重从快”,“依法”不再是前提和重点,“打黑”运动也是如此。事实上,刑法关于何谓黑社会性质的组织是有明确规定的,它要求有稳定的犯罪组织,该组织有一定的经济实力,该组织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该组织在一定区域形成非法控制或重大影响。显然,刑法关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界定不同于我们一般意义上理解的黑恶势力或街头犯罪。

如果忠实地按照刑法关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认定标准,真正够得上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并不多见。极个别地方的烂仔或流氓势力还没有达到组织化的程度,但是,在“黑打”的运动中,极个别地方的司法机关上有司法指标的怂恿,自己觉得那些实施了恶行的人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人,于是,抛开刑法的规定,抛开刑事诉讼法关于定罪的证据必须“确实、充分”的要求,含含糊糊给那些实施了流氓或恶势力的人扣上“黑社会”的帽子。殊不知,这一扣,犯罪人不服,犯罪人的家属不服,尽管司法机关“成功”办理了一宗案件,但污染了整个水源,法律的威信、法律应有的正义受到了质疑和亵渎。

延伸阅读

昭通治疗性病的医院
张家界的医院专治牛皮癣
成都癫痫病医院
上海奉浦美容整形医院
本文标签: